刘槿槐

一纸情书

段子段子,有点点虐,文这个星期会更的,应该……


题记:(曦瑶)我们本是两条互不相交平行线,只是一场意外让我们有了短暂的相交,相处过后注定背道而驰。


给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您好!

      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会给一个陌生人写信,事实上,我也不知自己为何会给你写信,但我知道自从那次相遇,我就抑压不住自己想你的心。

      那日,你穿着白衣,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与我擦肩而过, 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悸,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上辈子那么久,你我也是如此背道而驰的。

      不知为何,当我转头看见你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我竟无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着你的身影往前走。

      等到同伴发现我掉队了,回头唤我时,我才猛然惊醒,觉得脸上微凉,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从那以后,我便对你念念不忘,我不敢去打听你,更不敢去接近你,但总能从我同伴那里听到你的消息,我害怕自己越陷越深,我就是个胆小鬼,我没有勇气, 就连这封信也不敢寄出,更别提对你说一句“我喜欢你”了。我于你而言,只是个路人罢了!

                                    来自一个胆小鬼的信


穿越魔道当红娘

第九章 屠戮玄武下

      就在魏无羡将要告诉江澄真相的时候,又突然停顿了许久,吊足了江澄的胃口,才道:“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已经看不下去的我打断了,我道:“是我,不用猜了,我也是在姑苏蓝氏和你们一同求学的那个金槿槐!”我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魏无羡江澄都有点愣住了,我们就这样默默的对望着,不发一言,直到温家的人出现将我们带到他们准备好的房间,才结束了这尴尬的局面。

      回到房间后,零柒才出声道:“为什么宿主要坦白自己的身份呢?”我叹气道:“是我大意了,之前交仙剑的时候忘了隐蔽,以魏无羡的聪明才智估计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那还不如直接挑明,化被动为主动!”

      我沉默了一会儿,道:“零柒,你告诉我实话,我现在做的这一切真的会改变他们的命运吗?我曾经看到过这么一句话,说,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一生中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可不多​,就要看你如何去把握。我现在真的很害怕,我不想也不要看到他们像原著里一样,我害怕我会搞砸这一切,虽然现在我做了那只枪头鸟,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但温晁的主要注意力还在魏无羡身上……”

      零柒道:“宿主,我想你要知道我们最大敌人是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要是命运真的那么容易就可以改变,就不会叫它不公,而且你们人类不是还有一句话,叫若命运不公,那便和他斗到底吗?”

      我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道:“我懂了,我会努力的,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第二天一早,温家便来人叫我们去开路,我一直注意着其他几位漂亮的女修,不让她们有落单的时候,也就没有了绵绵被温晁调戏的那段了。

      我们很快就到了玄武洞内,我借着系统地图的方便,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隐蔽的洞口,我悄悄的摸到那边,贴了几张从系统商城允换防御符和隐匿符,弄好后,心想:“希望能够管用,毕竟首先离开才是上策,还有那个苏涉,不能让他坏事。”

      一切办妥后,那边已经有人惊动了屠戮玄武,瞬间就被吃掉了,温家的人也在到处流串,然后我便看见了魏无羡和江澄一人拿了一把仙剑躲在一个角落里,准备伺机而动,而金子轩哥哥站在另一个角落里,正焦急的四处张望着,我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扔到金子轩的脚边,等哥哥看到我后,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还好。

      至于温晁王灵娇和温逐流,早就跑到外面去了,我用系统空间查看了一下那个出口,发现还是完整的,可以通向外面,现在就等屠戮玄武平静下来。

      我耐心的等待着,并用余光看着魏无羡和江澄,看到他们居然现在都能打闹起来,不由地扶额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等到屠戮玄武平静下来后,我就带着他们去了那个出口,虽然有人不信任我,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得跟着我,但必须是我在前面带路,我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进了那个洞口,金子轩哥哥跟着我一起,魏无羡和江澄也紧随其后,我心里疑惑着:“这苏涉居然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动作,真是怪哉?而且会不会太容易了点……”不过很快我便没有时间细想了,我看到洞口外周围黑漆漆的人群。


穿越魔道当红娘

第九章 屠戮玄武中

       我赶在魏无羡快要挣脱江澄的束缚前,先站了出去,扬声道:“你们温家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温晁听到有人公然挑衅,本来打算让温逐流教训教训这个挑衅的人,但一见是自己刚刚注意着的那个美人,就立马换了一副模样,用一种地痞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腔调,道:“就是欺负你了,你还能怎么样啊?小美人,嘻嘻嘻!”旁边的王灵娇听见温晁的话后就一直在怒视着我。

       听到这话,我差点没暴起,在心里疯狂Q零柒道:“我想杀了他怎么办?会影响到世界吗?”还没等到系统回答,魏无羡到先发声了:“哎呀呀,这是哪里来的地痞流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啧啧啧,真是丧尽天良,猪狗不如啊!”温晁听到后就立马暴跳如雷道:“魏无羡,你说谁呢?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我一听就知道要坏事,站在我旁边的魏无羡还一本正经的道:“谁应……”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澄捂住了嘴,这时哥哥金子轩也从看到我站出来时的懵逼状态缓过神来道:“我的妹妹还轮不到……”哥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打断了,我生硬的转移话题道:“我们可以上交仙剑,但是——你必须要给这位聂家弟子疗伤,并保证在场的所有人在上交仙剑后不会被温逐流化丹,如何?”

      温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好好好,小美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温晁的话让我有点意外:“他居然这么简单就答应我了,照理说温晁在原著里智商再不济,也不至于现在这样轻易像个傻子一样吧,还是他想接我这句话顺着台阶下,那这样的话,这个温晁就有点聪明过头了。”这样想着但我也没忘对温晁道:“希望如此!”

      然后温晁就朝着魏无羡弄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我看到了这幕后,心想:“嘛,果然是我想太多了!但看来果然还是逃不过原著里温晁针对魏无羡的局面了,唉!所以我这是出来干嘛的?不过,零柒好像好久没有出来了?”

       这时,温家的仆从就上来收缴仙剑了,我把清明剑交给了他,却忘了我的身边站着的是魏无羡。

      魏无羡一眼就看见了清明剑,当即用手肘碰了碰他后面的江澄。江澄被魏无羡没有控制好的力道撞得一个踉跄,怒了,一双杏眼瞪的圆圆的,对着魏无羡低声吼道:“魏无羡,你干嘛?”魏无羡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用眼神示意他看我交上去的清明剑。

      江澄疑惑的望了一会儿魏无羡,心想:“不知道魏无羡又要搞什么幺蛾子!”顺着他的目光一眼就看到了那把刻有“清明”二字的银白仙剑,疑惑道:“这不是金槿槐的剑吗?可是他今天不是没来吗?那他的剑怎么在这里?”魏无羡听了,悄悄道:“是啊!但是你知道这是谁交出来的吗?”

      江澄摇摇头,魏无羡凑近江澄悄悄道:“这是……”


穿越魔道当红娘

久违的正文更新,写的流水账似的~(*+﹏+*)~

第九章 屠戮玄武上

     骑射大赛后,我安然的在金陵呆了几天,岐山温氏倒是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当真是有点奇怪呢?

     算了,不管了,还是想想接下来的屠戮玄武要怎么解决吧!

     原著上,屠戮玄武脖子处有一块逆鳞,但是魏无羡和蓝忘机之所以能够击杀它,还要靠制成阴虎符的那块黑色玄铁。如果想要改变魏无羡入鬼道,这是肯定不能让魏无羡发现的,那有什么既可以代替它,又可以击杀屠戮玄武的替代品呢?

     就在我苦苦思索的时候,零柒突然出声道:“萱萱可以用无霜代替啊,无霜剑是暗属性的与那玄铁因万人尸骸堆积出来的血气不同,它是纯粹的,萱萱可以在没收仙剑前,把无霜放进系统空间。”

     零柒的话让我眼前一亮:“是啊,我还有无霜呢!不过,击杀屠戮玄武的事还得再构思构思,毕竟到时候人多眼杂,还有个王灵娇和罗青羊,罗青羊问题不大,关键是这个王灵娇……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翌日,岐山温氏不夜天城,温家校场

    我有些不适的扯了扯脸上的面纱,看了看自己穿着的女装,心里骂道:“该死的,金光善真是只老狐狸,为了利益,连自己的亲女儿都可以舍弃,这种时候让我穿女装,不会是要我讨好温晁吧?”想到这我忍不住一阵恶寒,双手忍不住搓了搓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旁的金子轩看到我的动作,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妹妹,冷吗?”还没等我回答,金子轩有喃喃道:“不应该啊,现在还没入冬呢?”

     我无奈的望着哥哥金子轩,在他越说越离谱前,打断他道:“我没有事,哥哥不要瞎担心了。”

     金子轩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温晁已经来了,并在主位上搂着王灵娇亲亲热热的,他旁边的人正在念读着温氏的规矩,温逐流在温晁的另一侧,还有温氏的家仆在人手发放温家家规……

     而温晁也还像原著那样色眯眯的望着下面的妹子,漂亮的妹子,当他看向我的时候我都快忍不住想挖了他的眼睛的冲动了,当真恶心!那视线盯着我看了良久,久到王灵娇也看过来,用一种嫉妒到发狂的眼神盯着我。我心想:“嘛也,可怕,女人真可怕!嫉妒的女人更可怕!”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里,温氏的家规已经念完了,温晁也开始叫嚣着要仙门百家弟子上交自己的佩剑,仙门众人自是不让,其中清河聂氏的仙门弟子因受其宗主聂明玦的性格的缘故反抗的最为激烈,而温逐流也就拿清河聂氏的弟子来杀鸡儆猴了。

     我没有救那名弟子,我不能将兰陵金氏推向风浪尖,也绝对不行,不是为那金光善,而是为了我的母亲和哥哥金子轩,所以我拉住了想要上前去的哥哥,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没有救了,被温逐流化了丹。”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瞟向云梦江氏的位置,寻找魏无羡江澄他们在哪里,当我看见他们时,果不其然江澄正死命的拉着魏无羡,不让他上前,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一生

你是我穷极一生都未完成的一场梦

人生八苦

生(幼时流落街头,人善被欺)

老(长大守棺八年,禁术毁身)

病(断指断善,断臂断恶)

死(执念成魔,命断糖碎)

爱别离(相爱不能相识,相知,相守)

怨憎会(常家金陵台结怨,白雪观挖眼结仇,义城郊受伤被救,逃不开躲不过,一切皆为命数)

求不得(骗人骗己,星尘自刎,救不回,寻不得)

放不下(执迷不悟,为救星尘)

前四者皆因天道而为,后四者皆因晓星尘而受

曾几何时,三生石前雕刻着我的执迷不悟,而今……

义庄三年,那是他最快乐的日子;守城八年,那是他十恶不赦活成明月清风的样子,却终不过一句“我终究还是活不成你的模样”

一颗糖,两把剑,三场梦

拂面的清风,皎洁的明月,璀璨的星河,都不及你眼底里的星辰


如果

如若那天我没有掀摊,你没有笑

是不是我们就不会相识,就不会有之后的孽缘

如若那天我没有屠常家满门,你没有答应常萍追查凶手

是不是我们就不会有之后的悲剧发生

如若我那天没有泄露行踪,你没有抓我上金陵台

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因此结仇

如若那天我没有屠白雪观弄瞎宋岚,你没有割眼还友

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有所接触再结血海深仇

如若那天我没有重伤昏迷,你没有路过救我

是不是我们就不会相伴三年,埋下悲剧

如若那天我没有回答说好玩,你没有自刎

是不是我们就不会走上绝路,不死不休

如果我不是十恶不赦,你不是明月清风,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是不是我们就会像两条平行线一般,不会有交接,不会相遇,各自安好

可惜没有如果,而薛洋也不愿


先放一下两个小段子的草稿
等有空了再打出来修改一下

飞蛾扑火

这个算是我心情不好的产物吧,晓薛薛晓无差

    [如飞蛾扑火似自刎姿势]

     薛洋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奋力向前,想要抢回什么,大喊道:“还给我!”


     [骨血里偏执孤注一掷嗔和痴]

     薛洋躺在床上,眼神无光,嘴里喃喃着什么,仅存的右手伸向前方,不知想要握住什么?是霜华,是那颗发黑的饴糖,是锁灵囊,还是那清风明月的人儿?


     [这半生如死棋局里无后续]

     薛洋这一生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无论是小时候的糕点,还是……晓星尘,皆求而不得。


     [余魂难聚梦难返]

     守了八年的城,学了八年的神,聚了八年的魂,终换不回那三年如梦般的生活,温柔缱眷终不属于他。


     [笑我竟不知你早已厌恶至此]

     自刎前的那句“薛洋你真恶心!”;自刎后碎成渣的魂魄,无不揭示着你的厌恶。


飞蛾扑火,飞蛾并不觉得阴暗,它至少享受了短暂的光明。

正如薛洋并不觉得不值,他至少享受了短暂的温暖,尽管那是他偷来的,也值得,因为他从不曾拥有过。


浮生若梦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该有多好啊!


     从小到大仿佛亲身经历一般的噩梦让薛洋对晓星尘这个人映象深刻。


      初次校园的相遇

     “对不起,这位同学,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我眼睛不太好。”

      “你薛爷爷我今天心情好,不……”

      “晓星尘!”


       再次噩梦的相遇

      “既然已经过去了,又何必太沉溺于过去呢!”

      “我没有太沉溺于过去,我只是,只是……”不甘心罢了!你从来都不曾懂过我,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舞台草木的相遇

     “即使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这样做。”

     “薛洋,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薛洋,你真恶心!”

     “谁都可以这样说我,但你不行,唯独你不可以这样说我!”


      一切宛若庄周梦蝶般,不知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但惟愿此时此刻的你幸福安康。


买到了蓝忘机的可爱多